我在家处理业务弄了通宵,第二天睁着一双迷糊睡眼到公司去,走进公司大门,看到一位长发女孩子安静的坐
在接待厅里,由于隔着雕花玻璃,隐约间只觉得那个女孩个子不高,微微低垂着头,看不清脸孔,穿着宝蓝色的及
膝裙,我以为她是来应征的,也不在意,走入了我的个人办公室。
  我才坐下点了菸,想赶紧处理完公司的事回家睡觉去,这时秘书陈小姐冷着脸走进来,她一向表情都是冷冷的,
冷中带艳,不只是对我,对公司每一个男同事都是一个表情,好像随时防着男人把她弄上床一样。
  我见怪不怪,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有位小姐来帮她堂姐拿护照,我这才想起来,一位同行黄小姐要出国,为了
可以便宜五百元,托我找旅行社的同学办个护照。
  昨天护照就送来了,黄小姐来电话说没空来,会请她堂妹来拿,我就要陈小姐请她进来。
  陈小姐冷应一声,转身出去,虽然行为冷淡,但我每次看到她窄裙下那双挺直匀称的美腿,裤裆都忍不住要竖
白旗,可是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只是想想就好!
  我打开抽屉,拿出了黄小姐的护照,随手翻弄看着护照上黄小姐的照片,黄小姐要不是长得够漂亮,笑起来迷
人,我才懒得找同学帮她申请护照呢!不知道她堂妹是不是有她那么迷人。
  正在胡思乱想,听到高跟鞋声,抬头看到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孩子走进来,宝蓝色的及膝裙,这不就是刚才坐在
接待室的女孩子吗?这时才看清她的长像,令我震惊。
  眉毛又浓又长,双眼皮线条分明,大大的眼楮幻发着令人作梦的神采,眼角向上微挑,更增妩媚,鼻梁挺直,
嘴唇看起来软软嫩嫩的,瓜子脸,下巴很有个性,好美,好动人的女孩,比起迷人的黄小姐可美了何止一倍,最奇
怪的是,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看我张口结舌看着她不语,她也只是静静的微笑,不说话,微开的嘴唇,露出整齐雪白的贝齿晶莹剔透,而
她散发出来的气质,又偏偏给人一种古井无波的感觉。
  我回过神来∶「小姐!你……你是黄小姐的堂妹?」
  她点点头∶「嗯!李先生!我帮堂姐来拿护照!」
  说话干净俐落,我如奉纶音的将护照递过去,她谢了一声,伸出修长洁白的手接过护照,手指线条优美,人长
得好,连手指都让人动心。
  她说∶「谢谢!听我堂姐说,你很会设计房子是不是?」
  我有设计的天份,可不是专业,在朋友面前,我一向自认不输专业,可是今天由这么美的女郎口中问起这件事,
我反而脸红了∶「哦……只是兴趣,不登大雅之堂啦……」
  她静静一笑,动人的大眼看着我∶「我堂姐说看过你住的地方,很棒!」
  我尴尬一笑∶「马马虎虎……」
  她挺直接了当∶「我住的地方想要翻修一下,你能不能去看看,帮我提点意见?」
  我一时不知是喜是忧∶「没问题,没问题,大家参考一下嘛……」
  她还是古井无波静静的一笑∶「那就谢谢你了,请问你什么时间有空?到我那儿去看看?」
  我本来想回家睡觉的,听到这话精神一振∶「哦!我忙到中午就没事了,下午就有空!」
  她大眼中焕发出开心的神采∶「好!下午两点我在家等你!」
  接着她留了她的住址电话,说声再见就转身离去了,我这才想起来从她进我的办公室到离去,我都没请她坐,
真是失礼,看着她的背影,及膝裙下的浑圆修长的小腿,配着黑色大约三寸的藏青色高跟鞋,令人心荡神驰。
  匆忙的吃完中饭,回家洗个澡,换了件衣服准时在两点以前,到了黄诗涵的住处,对了,她叫黄诗涵,长像让
人想做梦,连名字都让人做梦,一路上胡思乱想着,好像在那儿听人说过,眉毛又浓又长的女人性欲特强,不知道
有没有这回事?
  她是一个人住,亲自来开了门,还是上午的装束,我仔细看了她眉毛一眼,嗯!果然又浓又长,可是看到她让
人做梦的眼楮,可把脑海里的龌龊念头压到心底,呈现在他面前的可是一名正人君子。
  她要我别脱鞋,哈!跟我家一样的原木地板,也跟我一样不喜欢进门就脱鞋的习惯。
  我走入客厅,这是两房两厅双卫的高级公寓,装潢的淡雅朴素,她的主卧室是白色系列,另一间房倒让我吃惊,
因为整个房间就像一个大衣橱,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裳,少说也超过一百套以上,我奇怪一个女孩要那么多衣裳干
啥?但跟她不熟,不敢多问。
  她想将室内改成原木色系的,这太简单了,我只要把我家的装修照本宣科的搬到这儿来就搞定了,可是为了跟
她多说两句话,我自然提了一大堆说法意见,她只是静静的听,知道我对原木材质很了解,眼中流露出信任的目光。
  自始至终,她话不多,用词简捷,我的座右铭是∶话不多的女人最迷人!
  谈了一个多小时,我已经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个子不高,大约只有160左右,比起我181算是矮了些,
但身材却让男人喷鼻血,鼓起的白色柔软的丝质上衣,透着她有一双坚挺的双峰,目测估计大概有32D吧!裙摆
下雪白圆润的小腿让我心跳加快,配起她像古井无波,静静的,又让人做梦的外型,可说是闷在骨子里的尤物。
  她看我说到最后连连打呵欠,才知道我昨晚一夜没睡,表情立刻显得抱歉万分,催我快点回去睡觉,我这才依
依不舍的离去。
  之后我才帮她绘好了施工图拿给她看,没想到她要跟黄小姐一块儿去洛杉矶两个礼拜,这段时间倒刚好能做完
她家的原木装修部份。为了多看她一眼,我开车送她与黄小姐到机场,她很会穿衣,那天她穿的是黑白色系的衣裳,
快入冬的天气,穿着洁白的丝料上衣,一条同色系的羊绒围巾,随意的搭在肩头,黑皮短裙,半筒高跟短靴,坐在
我车子前座,露出半截浑圆雪白的大腿,鼻中嗅到的清香淡雅是高级法国香水,跟她人一样,静静的,我的天,这
要我怎么开车,一路上魂不守舍的送她们到机场,眼楮直勾勾的瞧着她与她堂姐走入出境室。
  在回去的车上,我脑海中不时幻现着她那双浑圆雪白的美腿,忍不住一手握方向盘,一手去抚着她刚才坐的前
座皮椅,依稀中感觉皮椅好像有点温热,是不是她大腿坐在皮椅上的热气还未消失?想起黄小姐开玩笑说的话∶我
这位表妹你别瞧她好像很时髦,其实她非常保守的,多少男人追她,她都不给人家机会,心如止水,你懂吗?
  我怎么不懂?第一天跟她接触,她的表情就是古井无波!
  她们出国两个礼拜,我不时去她住处亲自监工,检验工人施工品质。
  一天,我在帮工人搬她的衣柜时,发现衣柜里有一张像海报一样的大照片,我仔细一瞧,天哪!那个站在名牌
汽车前面,墨镜架在额头上,身着黑皮短裙,穿着长筒黑马靴,乌黑的长发飞扬的美女不就是黄诗涵吗?原来她是
某某名牌气车的代言人,难怪看过她第一眼之后就令我整天做白日梦,怪要怪自己从来不看广告,她怎么也不讲?
算了!古井无波的人大概觉得这也没什么吧!
  黄诗涵不时由国外打电话回来问装修的进度,我则老实的一一报告,维持一个热于助人的正人君子型像,当然
没有问起她原来就是某名牌汽车的代言人。
  有天半夜,电话铃声把我吵醒,我想应该不是诗涵,因为她很守礼,从来不会半夜打电话来,就没好气的接起
电话。
  我口气很不耐烦∶「喂……找谁?」
  她静静的∶「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我听到她淡淡柔柔的声音,那怕是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肯睡了∶「黄小姐!我没睡,我还没睡,你有什么事交待?」
  我以为又是装修房子的事,没想到她说心情不好,想找个人聊聊天,我不禁受宠若惊,心里乐翻了天。
  我一付体贴谅解,大肚包容的姿态∶「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可以把我当成垃圾筒,有什么心事就倒
进去,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在电话那头笑了,女人最讨厌多嘴的男人,于是她说出无论她到那里,就有些不识相的男人想亲近她,死缠
烂打,让她很烦。
  昨天晚上(美国时间晚上九点,是台湾时间下午一点)她与堂姐的朋友一块儿吃饭,堂姐一个大学时代的男同
学想灌醉她,而她坚持滴酒不沾,结果弄得很不愉快。那位想灌她酒的男人,在生意上对她堂姐的帮助很大,她太
不给对方面子,惹得她堂姐很不高兴,回住处后指责了她几句,让她很伤心,一夜没睡,一早堂姐不理会她就出门
了,她睡不着,就打电话给我。
  美女有难,我自然好言相劝,但也不能说她堂姐的不是,因为她们毕竟是有血缘的亲人,所以就妙语如珠,不
着痕迹的把那个想要灌她酒的臭男人批评了一番,惹得她难得的笑出声来,说话也更自然了。
  她突然问道∶「你们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是不是想的都是那个?」
  我装傻∶「都想哪个?」
  她吞吞吐吐不知怎么措词∶「就是……那个嘛?你该懂我的意思啊?」
  我继续装∶「我不懂!」
  她有点泄气∶「就是想跟她……上床嘛?」
  我说∶「原来你指这个啊?没错!」
  她惊讶我回答的这么直接了当∶「真的啊?那……你是不是也是这样?」
  我说∶「是啊!」
  电话那头,她突然静默下来。
  我继续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跟女人交往的最终目的,一定是上床!」
  她有点失望的说∶「原来你跟他们都一样!」
  我说∶「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跟某个男人交往,最终的目的结果是不是也是上床?」
  我这番似是而非的论调,说得她一时哑口无言,电话那头又静了下来。
  她细如蚊蚋的声音终于响起∶「做那种事有那么好吗?」
  我说∶「什么意思?」
  她更羞怯了∶「我是说……男女做那种事真的那么好啊?为什么现在人都在想那个……我一个要好的女朋友也
是这样……」
  我问∶「这还用问,如果这种事不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做?你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她∶「没有!」
  我趁机追问∶「你也是生理成熟的女人了,难道不会想吗?」
  她怯怯的∶「有时候也会啦,只是……不敢,会怕……」
  我问∶「怕怀孕?」
  她回答的很老实∶「嗯!」
  我再问∶「如果不会怀孕,很安全,你会不会想试试看呢?」
  她迟疑了半天才回答∶「只要人对,我想会吧!」
  我紧迫盯人∶「那你现在遇到对的人了吗?」
  她又不说了,静默一下∶「我不知道……」
  我又说出惯常的话∶「你只要有过一次经验,我保证你每天都想做!」
  她有点不信∶「真的?我不信,听说第一次会很痛?」
  我怕吓到她,小心的回答∶「第一次总会有点痛,但过一下就很舒服了!」
  她好奇∶「是吗?」
  我大胆的说∶「你要不信,等你回来我教你就知道了……」
  她一下楞住∶「我……不要……」
  我怕吓到她,也不再多说∶「好!这种事也是要靠缘份的……」
  接着我就把话题转开聊她房子装修的烦琐事情,她似乎心不在焉的听着,对我不再提性方面的事,有点失望,
可是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又不好意思再提,聊了不多久,就草草结束了电话。
  在她回来的前一天,房子已经全部装修完毕了,其实她的房子本来就有基础装潢,我只不过把她想换成原木的
部份找人施工而已,倒没真的费太大的工夫。
  诗涵的飞机是晚上九点半由洛杉矶飞到台北的,我自然巴结着到中正机场接她,没想到只有她一个人走出出境
室,原来她堂姐在洛杉矶还有事,她一个人先回来,对我来说,正中下怀。好笑的是,她有那么多的衣服,居然还
是上飞机那天的打扮,丝质白上衣,黑皮裙,黑皮半筒高跟靴,浑圆光洁没有穿裤袜的美腿一览无遗,我立刻警告
自己开车要专心。
  回到台北她好像蛮开心的,一跟上好奇的不停问我房子装好的模样,我随口漫应着,当然还是不失男人本色,
不时偷眼瞄她裸露在皮短裙外的大腿,在高速公路上,突然一辆车急拐弯闯入我的车道。
  她叫∶「小心!」
  我急踩刹车,她没扣安全带,身子往前冲,我放在自动档杆上的右手下意识的伸出去拦她前冲的身子,没想到
那么巧,手刚好伸到她两条大腿的中间,迎上她前冲的身子,等于是她的下体冲上来贴我的手了,我前世修来的手
掌刚好扶在她胯间,她微凸的阴户正好在我掌握之中,隔着她紧小的内裤。
  我能感觉到她凸起阴户的温热,当时情况紧急,所以我等于是推着她的阴户将她按回座位的,她惊叫一声,也
不知是因为行车危险惊叫,还是被我的手摸到她的阴户惊叫,而我的手掌同时感受到她细薄的丝质内裤是如何的窄
小,手指头触摸到一小撮露在内裤外的阴毛,我的大阳具已经竖起了旗杆,她穿的该是丁字裤吧!听说模特儿广告
明星都是穿丁字裤的!
  危险过后,车内突然安静下来,我失神的手还放在她胯间,享受她三角地带的温暖,她的脸红到耳根。
  她怯怯的说∶「你的手!」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啊!对不起……」
  我手移开她胯间时,似乎隐隐感觉到她的小内裤渗出了蜜汁,有点湿湿的。
  我歉然的转头看着她,她怔怔的看着前方,如梦似幻的眼中闪动着薄薄晶莹的光泽,不知道的人会以为她想哭,
但我的经验知道她被触摸了禁区之后,动情了。
  回到她住处放好了行李,她仔细的打量着还有原木香味的房子,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在客厅缓缓来回走动,那
曼妙的身材,大约只有21寸的细腰,更衬得白丝质外衣掩不住的双峰是如此坚挺,皮短裙下雪白匀称的美腿就更
不用说了,我很难以想像以她这种条件,长到22岁,居然还是没有开封的处女。
  看样子她对我监督的原木装修挺满意,只是刚才在车上那令她窘迫的一幕,使得她没有开口,我怕吃得太急打
破碗,站起身将钥匙交给她。
  她说∶「你要走了?」
  我点点头∶「嗯!你飞了十一个小时该很累了,早点休息!」
  她说∶「你等一下!」
  说完她快步走到房间,打开行李箱,拿出一罐花旗人参及一个精装的包裹递给我。
  她说道∶「这罐花旗参是我带给你的,为了我的房子你这么费神,给你补一补!」
  她倒真细心,可是她不明白,我要的可不是花旗参。
  她又指着另一个精装包裹说∶「这是我堂姐要我带给你的,她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也感到好奇∶「我们打开来看好不好?」
  她说∶「好呀!」
  我急匆匆的打开她堂姐给我的礼物,她好奇的靠近我望着,发际传来阵阵幽香,我裤裆里的大阳具又开始不老
实了。
  没想到包裹打开,竟然是一个用外国名星做模的充气娃娃,我们两人都为之一怔,我怔的原因是黄小姐居然这
么有心又调皮,她怔的原因是居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傻傻的看着我有心的把皱巴巴的充气娃娃展开在沙发上。
  她说∶「这是什么?」
  我说∶「充气娃娃!」
  她惊讶∶「啊!我听朋友说过这个东西,是你们男人用的……」
  脸一红,她不再说下去了。
  我说∶「你堂姐倒真有意思,大概是看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帮我买一个回来让我『玩‘!」
  她脸红耳赤怔怔的看着充气娃娃不说话,我则故意将充气娃娃开始充气,眼角瞄到她好像想阻止,可是又好奇,
又带着羞怯,更让人动心。终于原本皱巴巴的充气娃娃立体化了,一头金发,连阴毛都是褐中带金的,我转头看她,
她立即撇开头去不看。
  我说道∶「哈!这是最新式的充气娃娃,只要在这里灌进温水,就跟真人一样!」
  她又好奇的转过头来,看到我指着充气娃娃的阴户,问道∶「真的吗?」
  我说∶「我们烧热水灌进去就知道了……你抱着她……」
  我说着将充气娃娃交到她手上抱住,就进到厨房烧热水,她脸红通通的抱着充气娃娃走入厨房。
  她怯怯的说∶「加了热水之后,会跟真人一样吗?」
  我说道∶「应该是的,不过这里的感觉(我手指插入了她手中充气娃娃的阴道),我想比起真人差远了……」
  她纳纳的∶「是吗?」
  我说∶「肯定是,要不然我实地操演给你看就明白了!」
  她想了一下,居然说出我做梦都想不到的话∶「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这下我反而傻眼了,没想到她真的想看,我以前不是没玩过充气娃娃,可是在人眼前表演可是头一遭,我觉得
我好像呆子,当转头看着她雾蒙蒙的水盈盈有点期待的眼神,我只好咬牙点头。
  充了水的充气娃娃躺在床上好像女人温暖的身体,她静静的坐在卧室唯一的一张小沙发上看着床上的充气娃娃,
我去将灯光调到最有情调的气氛。
  她反而迟疑了∶「你真的要做给我看?」
  我说∶「我不介意你看,你介意看吗?」
  她知道是她自已答应的,无言垂下眼簾。
  她说∶「我只是很好奇……」
  我突然计上心头∶「不过在我表演以前,你要先帮我!」
  她不解∶「帮什么?」
  我说∶「你该知道男人的阳具必须勃起才能插进女人的阴道,你要看我跟她(指充气娃娃)做爱,就要帮我让
阳具勃起!」
  她一时不知所措∶「哦……」
  我不等她反应,厚着脸皮连着内裤一起脱下长裤,她低头不敢看我已经如胀大如怒蛙般的大阳具,我缓缓走到
她面前,她不敢抬头,我拉起她的手去摸我的阳具,她身子微微颤抖,紧握着手掌不肯张开。
  我说∶「你不用手帮我也行,只要你让我爱抚也算帮我……」
  她不敢看我∶「你……这样怎么也算帮你?」
  我说∶「我抚摸你的身体就会亢奋,亢奋就能跟充气娃娃做爱了!」
  其实未经人事的她脑子也够呆的,我18公分长的大阳具早就亢奋的翘得老高,她还搞不清楚状况。
  听我这么说,她默然不语,我缓缓伸手放在她浑圆滑腻的大腿上,感觉到她未穿丝袜的大腿肌抽搐着,两条大
腿并排夹得紧紧的。
  我说∶「你不让我好好抚摸,怎么看得到我跟充气娃娃表演?」
  也许是有意,也知道我拿充气娃娃当借口,总之她把大腿缓缓分开了,我的手轻悄的一路探入她的大腿根部,
她满脸通红,微喘着气,身子软软的靠在沙发上不敢看我,当我的手抚到她丁字裤外凸起的阴户时,感觉到整条裤
子早已湿淋淋了,一小撮露在裤外的阴毛上沾满了露珠般的蜜汁,我拉开细小的丁字裤,手指抚摸到她的阴唇,好
湿,好滑腻,她呻吟了一下,抓住我的手。
  她哀求着∶「不要把手指放进去,我怕……」
  我说∶「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我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沾满湿淋淋蜜汁的手伸入她丝质上里内,触到了她32D的胸罩,再扯开胸罩,手掌
握住她温热的大乳房,一指轻触她的乳峰,她乳晕很大,乳头尖挺,听说乳晕大的女人也是性欲特强,她身上已经
有两点俱备了这个条件。
  在手指的轻触下,刹那间她的乳头已经硬了,她轻叫一声,不敢动,任我揉捏着玩弄着,雪白细嫩温暖的乳房
握在手中,像捏着一个温热的大麻薯,舒服极了。
  她紧闭着眼楮不敢看我,正方便我行事,当我张嘴含住她乳头时,她吓了一大跳,可是在我舌头挑弄她尖挺的
乳头时,她整个人像一滩水,瘫痪一样在沙发上,此时我肯定她的阴道已经洪水泛滥了,可是我并不急着触摸她尚
未开封的蓬门,反而即时将我的嘴印上她柔嫩诱人的嘴唇。
  她身子一颤,我的舌尖用力的顶开她咬的死紧的贝齿,吸到她柔软的舌头,我贪婪的吸啜着她口中的玉津,好
甜好美啊,她软软的舌头不敢乱动,任我吸吮着,鼻子吸入她鼻孔喷出的热气,使我的阳具更加坚挺,再不帮它消
火,只怕要炸了。
  我空出的手又探入她胯间,触手淫水淋淋,她胯间已经湿透了,当我的手指揉动她外阴唇那软软的鸡头肉时,
她大声的呻吟,下身羞怯的挺动迎合,我悄悄将她的丁字裤脱了下来,轻悄的掀起了她的黑皮短裙,看到她雪白细
致的腰身,毫无赘肉的小腹,阴毛浓密,难怪丁字裤挡不住外露的阴毛,她又俱备了第三个性欲特强的特征。
  天哪!我真有福气!当我缓缓的分开她的大腿,自以为得计之时,她突然用力合拢大腿推开我。
  她说∶「不要!我们才见几次面,不行……」
  我这时还真不敢强迫她,因为她的堂姐黄小姐可不是好惹的,只好立刻急转弯。
  我说∶「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要跟你做……」
  她怔怔的看着我,有点不相信∶「……」
  我走到床边,还好充气娃娃体内灌的水没有冷却,否则我就要跟一个冰美人打炮了。
  她楞楞的看着我抚弄着充气娃娃,温柔的分开娃娃的大腿,当我将大阳具插入充气娃娃的阴道同时,我偷眼瞄
她,只见她微张着嘴,令人做梦的两眼睁得好大,瞧着我阳具与充气娃娃阴道连接的部位。
  我这时假装不再理会她,阳具开始在充气娃娃阴道中抽插着,可能她看我很投入,在充满情调的灯影中,充气
娃娃看起来像真人一样,靠在沙发上的诗涵看得入神,一时忘了穿回被我悄悄脱下的丁字小内裤,压抑着喘气声,
我心想此时她阴道中的淫液蜜汁,只怕泛滥成灾了。
  我抱起充气娃娃,边走边挺动下身用大阳具干着娃娃的阴道,来到她面前,她羞得满脸通红不敢看,我拉起她
的手去摸我的阳具与充气娃娃阴道的接合处,她的手像触电一样的发抖,却也好奇的轻轻的摸着我拔出在阴道外的
阴睫,这次我不再让她躲开,将她由小沙发上拉起。
  我说∶「你坐到床上看我跟她大战,不是更清楚些?」
  可能因为她还穿着短皮裙以及半筒黑靴,虽然上衣有点零乱,但总比一丝不挂有安全感,因此顺从的坐到床边。
  我见计谋得逞,立即又抱着充气娃娃上床大战,其实充气娃娃插起来也很舒服,只是她毕竟不是真人,所以感
觉上还是不足,我担心精关把持不住射出来,因此只是将阳具插在充气娃娃中,臀部假意挺动,阳具没有与充气娃
娃的阴道磨擦,总算忍住没有射精。
  我故意大力的呻吟,她有点惊慌。
  她紧张的说∶「你怎么了?」
  我叹口气∶「对不起!我拚命想射出来,完成这个表演让你开开眼界,可是她毕竟是假人,我感觉不够,射不
出来!」
  她∶「哦!那怎么办?」
  她这时靠坐在床上,两腿弯曲微分,不知道我的贼眼已经瞄入她分开的大腿中,隐隐瞧见浓密的阴毛。
  我无奈的说∶「除非有一个真的女人帮我,我才能射出来!」
  她好像意识到什么,可是又有点茫然∶「哦!那……那你不要做了!」
  我说∶「很难!」
  我抽出大阳具坚挺的呈现在她眼前,我说∶「你看它充血成这个样子,如果不射出来,会难过死的!」
  她纳纳的∶「这……」
  我轻轻抚上她的大腿,她微颤一下,没有动。
  我鼓起勇气∶「你愿意帮我吗?」
  她艰难的说∶「你要我怎么帮?」
  我豁出去了∶「用你的阴道帮我夹出来……」
  她紧张∶「哦……我朋友说可以用手?」
  我手探入她的大腿根,指尖轻揉她外阴唇上的鸡头肉,她身子又快瘫了,这次却没有阻止我的抚摸。
  我加紧追击∶「用手不是跟充气娃娃一样没感觉吗?」
  她羞怯的将头撇开,不敢看我。
  这时我触摸她的手指沾满了她阴道内腻滑的淫液,揉动的越来越快,她张口喘气,我吻上了她的柔唇,用力吸
她的舌尖,突然她「唔唔」出声,手紧紧扣着我的臂,在她阴唇上爱抚的手指感觉到一股热流冲了出来,她被我抚
出高潮了。
  高潮中,她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开像抽筋一样颤动着,我趁此时机,掀起她的皮裙,将阳具压在她湿淋淋的阴户
上,她头撇开我的亲吻,猛烈的喘着气,我感觉到她心跳加快,满脸通红,大眼中水盈盈的。下身则软绵绵的任我
压着,我不敢怠慢,立即将大龟头插入她早已湿滑无比的阴道,她混身绷紧叫痛。
  她痛叫着∶「啊!痛!你快拿出来……」
  我低头看已经没入她阴道的大龟头,龟头颈沟以下,整截的大阳具还露在外面,我低头看到她的阴道紧扎着我
的大龟头,外阴唇收缩着扣紧我的龟头颈沟,视觉上及生理上一阵快美,我扶着她的腰,不让她闪避。
  我说∶「我现在不动,还会痛吗?」
  她说∶「好一点了!」
  我说∶「你放心,我只把龟头插进你阴道,这样不会戳穿你的处女膜的!」
  她说∶「是吗?你不能食言喔!」
  我说∶「我的阳具不一定非要整根插入你的阴道,只用龟头进出你的阴道,我一样能射出来的!」
  她似乎放心了∶「哦……」
  我温柔的亲吻她的柔唇,这时她张开嘴,伸出舌尖与我的舌头交缠着,我下身轻轻的挺动的阳具,只用龟头在
她阴道口抽出又再插入,她见我很守信用,加上生理本能的反应,也轻轻挺动阴户迎合着我浅浅的抽插。
  我嘴离开了她的唇∶「还痛吗?」
  她轻喘气摇摇头∶「这样不痛,可是我那里被你撑得好胀……」
  我抬起上身,将我的阳具与她阴道结合处露了出来。
  我说∶「你看!」
  她好奇的低头看我阳具与她阴道的结合处,我轻轻将大龟头在她阴道口进出着,她看着看着,突然轻哼一声,
手又抓紧了我的手臂。
  我感觉她的阴道抽搐着收紧,紧紧圈着住我的龟头颈沟,一股热流由她阴道深处涌出,烫得我龟头好舒服。
  她呻吟着∶「嗯……啊……」
  我说∶「是不是很舒服?」
  她额头见汗,点点头。
  我说∶「要不要我再插深一点?」
  她默然不语,想一下∶「会不会痛?」
  我说∶「可能会有一点痛,可是你会更舒服……你已经看到我的龟头插进你的阴道,其实这样,我们等于已经
在做爱了……」
  她默然,大腿张开又合拢着,与我压在她下身的大腿磨擦着,那种熨贴的舒畅,使我全身毛孔都张开了,她似
乎默许我再深入,轻轻的挺动阴道向上迎合,我缓缓的将龟头推进,她的手紧张的放在我腰上,大概心里想只要一
痛,就用力推开我。
  她忍不住∶「好胀!你轻一点……」
  我∶「嗯……我会很小心……」
  我说话的同时,狠下心将龟头用力一挺,在她大叫声中,我的大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的阴道,这时她痛得全
身发抖。
  她∶「好痛!痛死我了……」
  她痛叫中,晶莹的泪珠涌了出来,流下脸颊,鼻子轻微的抽泣。
  她伤心的说∶「你骗我!」
  我有点愧疚,但内心对能得到她处女的第一次又感到无上的满足。
  我∶「对不起!你这么美,我实在忍不住……」
  她有点气愤∶「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样坏……」
  我温柔的用嘴堵住了她的话,舌头舔着她的泪水,有点咸咸的,又含住她的柔唇轻轻吸吮着,她终于在我温情
的抚慰下,将柔嫩的舌头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交缠着。
  我轻轻地将尽根插入她阴道的阳具往外抽,她大腿又绷紧了,两手抓着我的腰。
  她呻吟∶「不要动!会痛……」
  我撑起上身往下看,抽出一半的阳具带出了不少处女血流在床单,她也低头看着床单上一滩处女血。
  她看着我∶「你终于还是得到我了……」
  我安慰她∶「你放心!我会真心疼你、爱你的……」
  她半信半疑∶「希望你说的是真话……」
  这时,我开始轻轻挺动阳具,大阳具开始在她阴道内进出,又带出不少处女血。
  她皱眉∶「你慢一点,还是有点痛!」
  我疼惜她的亲吻她∶「嗯……你把腿缠到我的腰上,你会舒服些……」
  她顺从地将她那双迷死人的美腿轻轻的,羞怯的缠在我的腰上。
  我说∶「缠紧一点,你才会忘记痛!」
  她依言用力将两腿缠紧我,我开始缓缓的让我的大阳具在她紧密的阴道中抽插着,可能还是有点痛的关系,她
缠在我腰间我腿越缠越紧。
  我这时才感觉我跟她真正的合为一体了,我抱住她深深的吻她,她的柔唇也紧贴着我的嘴唇吸吮吞下我的津液,
我们默默的相互挺动下体迎合着对方,她挺动的很生疏,但这么柔美的女人在我的身体下任我奸淫,我已经如羽化
登仙了。
  我将龟头顶入她子宫深处的花心,龟头上的马眼在她的花心上磨动着,突然她扭头开我俩的嘴唇分开,大力的
喘气,阴户开始猛烈的向上顶。
  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现在还痛吗?」
  她喘着气摇头∶「舒服……好痒……你快一点……」
  我贴在她耳边轻轻说∶「我要你说∶『用力干我‘!」
  她闭嘴不语,只是挺动着阴户,企盼着我能迎合用阳具大力的插她的阴道,我这时却不再抽插她的阴道。
  我说∶「你说要我用力的干你,我才快一点……」
  她忍不住了∶「用力……干我!」
  我说∶「说大声一点,说你喜欢我干你……」
  高潮将出未出间,她亢奋的快疯了,两腿紧缠我的腰部,大力的挺动阴户,阴道像张小嘴紧紧的咬住我的阳具。
  她叫道∶「用力干我!我喜欢你干我……快点干我……」
  她的叫声让我亢奋到极点,大阳具忍不住快速的在她阴道内抽插,龟头大力的撞击她的花心,狠狠的干她的嫩
穴。
  她突然叫着∶「我要尿尿了,我要尿了……」
  我感觉她的阴道急速的收缩,子宫腔那圈嫩肉紧缩着咬着我的龟头,使我在她阴道中急速挺动抽插的龟头隐隐
生痛,在她大声地呻吟中,一股浓烈滚烫的阴精喷在我的龟头上。
  她阴道内蠕动收缩的嫩肉像小嘴似的紧紧包住我的阳具吸吮着,我再也忍不住,也大声呻吟着,浓稠的阳精如
火山爆发般,一股一股的由龟头马眼喷出,灌满了她的花心深处,持续不断的高潮,使我们两人四肢紧密的交缠着,
恨不得永远都不分开。
  自从将诗涵开苞以后,我没有睡好觉过,只要眼楮闭上,脑海里就出现她被我开苞那天,水盈盈的凤眼含着羞
怯,晕红脸颊上的梨窝随着欲拒还迎的欲潮若隐若现,那似蜜的柔舌溶化在我口中,曼妙的身材让人迷醉,白皙腻
滑如凝脂的肌肤令人血脉贲张,在她高潮出来的一刹那,那双浑圆修长毫无瑕疵的美腿,紧密纠结的与我交缠,蜜
洞本能的痉挛蠕动吸吮着我的阳具,每次想到这里……胯间的毛毛虫就变成无坚不催的巨炮。
  可是,在我第二天兴致勃勃打电话给她时,她家里的电话却无人接听,打她手机传来的是电信小姐的录音∶这
个电话已经暂停使用,请重新拨号!刹那间,我如坠冰窖,从头凉到脚。难道她在避我?昨天临走的时候,在她家
门口的临别一吻,她柔软滑腻的香舌还在我口中似灵蛇般的搅动,蜜津暗渡,一付恋恋不舍的柔情,怎么隔不到二
十四小时,人就像在空气中消失了?难道昨天发生的一切,是我的白日梦?
  一个礼拜过去了,诗涵杳如黄鹤,我也打了她堂姊黄思羽的手机,不通,大概在美国还没有回来吧!昨夜又在
她家楼下等了通宵,好像受了点风寒,她到底上哪儿去了?难道为了躲我,连新装修好的房子都放弃了?
  公司的冰美人秘书陈小姐见我这些天整日魂不守舍,两眼充满了红丝,以为我家里出了什么事,难得对我挤出
一丝关怀,居然会在我的私人办公室内陪我聊几句,虽然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可也让我受宠若惊。其实陈小姐长
得还真不差,虽然比不上诗涵的柔中带艳,但她的鹅蛋脸也造就出天生的美人胚子的雏型,眉如春山,大眼里虽然
透出的是令人心里泛凉的萧瑟,却是另一种迷人的风情。
  尤其那身标准的OL族打扮,縴细的腰身突显出她大约34C的双峰更为坚挺,膝上二十公分的窄裙秀出她浑
圆匀称美腿,配着脚下的高跟鞋,也是位令男人心跳的大美女。
  喝着陈小姐帮我提醒冲泡的热茶,坐在小沙发上签着她送来的公文,眼角瞄到站在身边那双裹在透明裤袜里的
修长美腿,害我字都签错了位置。她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着脸看着傻笑的我,一双迷人的美腿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我
想她心里明白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我是精虫灌脑还是将她当成了魂萦梦系的诗涵,在我的手悄悄抚入她
窄裙内的大腿内侧,才感觉到她胯间健美的大腿肌肤温热时,我的手背挨了一计资料夹,哎呀!从没想过资料夹打
起人来这么痛,看着她快速移动那双匀称的小腿走出我的办公室,天哪!我到底在干什么?
  桌上的电话铃响了,听到秘书陈冷冷的声音说是黄小姐打来的,我像恶狼似的扑向电话。
  「喂……」
  真没出息,语意颤抖,真丢男人的脸。
  话筒那头传来带有磁性的柔美声音。
  「有没有收到诗涵帮我带给你的礼物丫?」
  这语带调侃的声音,是诗涵的堂姊黄思羽,她从美国回来了,也许能从她身上打听出诗涵的下落,想到这里,
精神一振。
  「收到了!」
  对自己故作淡然的口气,颇为得意。
  电话那头立即传出吃吃的笑声。
  「试用过没丫?」
  他妈的这个死女人,如果不是要由身上打听出诗涵的下落,老子一定告诉是当着堂妹黄诗涵的面试用的,顺便
还开了她的苞!
  「呵呵呵!试过了,别有一番滋味!」
  也许诗羽没想到我这么坦白,感觉得出她楞了一下。
  「是吗?什么滋味?」
  娘的!敢问我感觉,我还有什么不敢讲的。
  「呵呵呵……太棒了,比真人还棒!」
  电话那头一下静默下来。
  是被我吓着了吗?
  「喂……喂……」
  「真……真的比真人还棒?我男朋友不是这么说的耶……」
  难道她也给男朋友带回来一个充气娃娃?
  「男朋友怎么说的?」
  「他说比跟我做的感觉差多了……」
  「呵呵呵……我没跟做过,所以没得比较耶……」
  「你想得美喔……」
  听得出她口气虽凶,却难忍心里的得意。
  我这人的好处就是懂得适可而止,有时适可而止反而能引起对方的兴趣,人性本贱嘛!
  「呵呵呵……打来找我什么事?」
  果然,见我话锋突转,她好像有一点失落。
  「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真气死人了,我出去这么久,保养厂还没把我的车子保养好,我想请你陪我去送礼!」
  竟敢请我当司机,这娘儿们!
  「喂?怎么样嘛?你有没有空?」
  哼!看在把堂妹诗涵开苞的份上,老子就权充一下司机也罢!
  车后放了大大小小数十包礼物,我本来想,这下惨了,不知道要送多少地方,没想到黄诗羽说只要我帮她把这
些礼物送到一个地方,就OK了,谢天谢地!
  当我把车子开入外双溪一栋欧式古典大别墅时,看到车道上停了大大小小七八辆车,还有一些灯光照明设备,
这里在干嘛?拍电影?
  黄小姐好像很熟悉似的,招呼我随她走入了大别墅,啊!不是拍电影,好像是拍广告!就在我心里瞎转念头的
时候,看到室内喷水池旁的俪影,一头又黑又亮的秀发似瀑布般披在腰股间,哦?啊!呃……是她吗?
  可惜从我的角度看不到俪影的脸,她穿的是如黑缎般贴身的曳地开叉长裙,风姿动人的身段颇为熟悉,长裙近
腰的开叉处,黑白之间,闪现着她晶莹如玉的雪白大腿,黑色的三寸高跟鞋称托出让人心跳加快的匀称小腿,是她
吧?诗涵!
  黄小姐对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在导演的开麦拉声中,鼓风机吹出阵阵强风,俪影的秀发如丝段般波浪,嗯!
肯定是拍洗发精广告。在她淡笑回眸的一刹那,我的心差点跳出口腔,那明媚的凤眼,浓黑入鬓的飞眉,挺直的鼻
梁,柔嫩的红唇,果然是她,我日思夜想的诗涵!
  化了妆的她,在发丝拂面下,显现出的是狂艳的淒美……开叉的裙摆在风中扬起,浑圆雪白的大腿根隐现,啊!
贴身的黑缎长裙臀部处看不到内裤的压痕,难道她没有穿内裤?
  正在摆出各种姿势供三台机器拍摄的她,柔媚的视线扫过我的脸时,感觉得到她的身子微微一震,但善于掩饰
的她立即又飘然自若的挥洒出各种动人的风姿,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脸上起了令人迷醉的红晕,媚眼中如梦似幻
的荡起一片水纹,天哪……我要晕倒了……车上,诗涵依旧穿着尚未换下的黑缎长裙,低头无语,嫩白縴细的手不
时拉扯着长裙开叉处,大概不想让我看到她裸露的大腿。
  原来她堂姊黄诗羽带给她的礼物,是在美国认识诗涵的追求着所送的,那些美国笨蛋却不知诗涵胯间的蜜洞已
经被我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开苞了,我何其幸也!
  诗羽因为有事先离开,要我当司机送她回家,啊!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可以……「你要开到哪儿去?」
  奇怪?当我的车子转上忠孝东路时,她终于开口了,她不是住在忠孝东路上吗?
  「送回家啊!」
  「我住在朋友家……在敦化南路上……」
  原来如此,难怪我一直找不到她,原来到朋友家避难去了。
  我车子转向敦化南路的同时,我问她。
  「为什么换了手机号码?」
  她垂头不语,脸颊红晕又起,如扇般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我几乎可以听到她的心跳了。
  「还有,我打家里也一直没人接,是不是在躲我?」
  她点点头不语,瓜子脸却圆润的下巴快贴到胸口了。
  「为什么要躲我?」
  「……」
  「没关系!不想说就不要说……」
  她抬眼瞄我一下,我假装没看到,这时前面一辆计程车突然紧急刹车,我立即踩下刹车,而她,哈!看到她立
即用手捂紧长裙开叉处如凝脂般的大腿,一定是怕我像上次接机时一样,趁机混水摸鱼。
  她朋友的住处是完全现代化的装修,以不锈钢及玻璃的材质为主,客厅墙上一幅三比六的大相片,咦?想起来
了,这位相片中玉腿横陈脸如迷雾的女人,好像是国内第一名模王小姐耶……难道是她的朋友?
  在我帮她将礼物放入橱柜之时,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其实这些礼物我一件都不想看!」
  是在对我解释吗?我摆出一付若无其视的贱样,走到客厅,再度看墙上的名模,她走到我身边。
  「她很美是不是?」
  「还过得去啦!」
  「如果我有她那么高就好了……」
  「高有什么好?女人太高就没有女人味了……」
  「少来这套,每个人都说她女人味十足!」
  我转头看向她。
  她脸颊上又飞起红晕。
  「看什么?」
  「这位朋友是不是在美国跟我通电话的时候,提到的那位?」
  「有吗?我说了什么?」
  「说,我一个要好的女朋友也是这样……爱搞,忘了?」
  她羞的转过身去,高跟鞋移动间,长裙开叉处的晶莹如玉的大腿若隐若现。
  「我要去换衣服了!」
  说着她往房间走去,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她身后抱住她。
  「啊……不要这样,这里是人家家……」
  我趁她侧过脸说话时,用力吸住了她的柔唇。
  「唔唔唔……」
  她使劲的挣扎,我抱她的手像铁箍一样令她动弹不得,由于穿着三寸高跟鞋,她那健美的翘臀刚好与我那根已
经顶起帐篷的阳具密实相贴。这时我的舌尖已经顶开她紧闭的柔唇,吸啜着她口里的香津,她的身子开始发热,丰
美的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后顶动,与我的阳具磨擦着,毫不迟疑的拉开长裤拉链,早就想出来透风的铁硬阳具赤裸裸
的贴在她的股缝间,只有薄薄的一层丝阻隔,我的大龟头感受得到她股缝间的温热。
  她的身子开始软化,灵巧的嫩舌开始与我的舌头玩起翻江捣海的游戏,两人口中的津液不停的交流。
  在她的惊叫声中,我的右手由连身长裙宽的领口伸入,握住了她挺立32D乳房,左手由后伸入她的长裙开叉
处,抚着她腻滑的大腿直入她的胯间。
  「唔唔唔……不要……唔……」
  她又开始挣扎,我这时已是船到江心,马到悬崖,刀架在脖子上也要干到她不可。
  啊!没有穿内裤,早就听说模特儿拍广告走秀时都不穿内裤的,这下子总算印证此言非虚。
  触手一片湿淋淋,原来她早就泛滥成灾了。
  当我的中指揉到她阴唇上那粒小豆豆时,她全身发软,突然反手抱住我,我感觉到她的柔唇变得饑渴,强大的
吸力将我整跟舌头吸入她的口中,灵巧的舌尖绕着我的舌根不停的打转,将我的津液的吸入她的口内,喉头动处,
我知道她把我的口水当茶喝到肚里去了。
  男人至此,要是还能忍住不上她,非男人也!
  我将她的身子转成与我正面相对,她的长裙由开叉处被我掀起。
  「不行……唔……不要这样……」
  她无力的抗拒着,欲拒还迎的挣扎着,最终被我推倒在大沙发上,分开了她的大腿,雪白的胯间出现一片浓密
的黑森林,小溪早已淹起了大水,我粗大的阳具乘着湿滑的水流直捣黄龙,在大龟头顶到她花心的刹那,她大叫一
声。
  「啊!痛……」
  我低头看到我与她的小腹已密实相贴,两人的阴毛已纠结难分,在我轻轻将阳具抽出时,看到她嫩红的阴唇随
着阳具翻起,晶亮的淫液在我的阳睫上闪闪生光,当我一杆到底时,感受的却是她阴道的蠕动吸吮,尤其花心那一
小粒滑润的肉球与我的马眼紧蜜的相抵,这时她混身开始抽搐,一股热流浇在我的龟头上,嘿!这么快就泄身了。
  我抬起头,嘴离开了她的香唇,让她喘口气。
  「你好坏……唔!」
  她用力扭头闪开我的强吻。
  「不要在这,她今天没有秀,随时都会回来……」
  我立刻紧捧住她的臀部,让我们的生殖器紧密的咬在一起。
  「的腿缠紧我……」
  她不由自主的照着我的话做了,在她柔美白嫩的大腿缠住我的腰儿时,我已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抱起,走入了房
间,来不及看房内的摆设,已将她压在床上,挺动我的大阳具继续她柔嫩的美穴。
  她这时兴致高涨,匀称的小腿扣紧了我的腿弯处,贲起的阴阜用力的向上挺动迎合我的抽插。
  「噗滋!噗滋!」声中,她再度达到了高潮。
  「哦!啊……」
  「舒服吗?」
  「嗯!」
  「要不要我再用力?」
  「嗯!呃……」
  我又开始大力的抽插,两人的生殖器因为强烈的磨擦,带出的淫液已湿透了床单,两人交合的生殖器也越来越
热,她犹穿的高根鞋的美腿除了紧缠我的腰间外,贲起的阴阜也不忘与我的胯间的耻骨强烈的顶磨着。
  「妹妹!叫我哥哥……要我干…………快叫……」
  「哥!我……干我,用力干……」叫声中,她两条大腿又开始抽搐,阴道吸住我粗大的阳具有节奏的蠕动,子
宫腔内的花心与我的龟头马眼紧蜜的研磨,一股股热呼呼的淫液不停的浇在我的大龟头上,就在我精关把持不住,
快要射出时,无意间发现门口有一条人影,突来的惊愕,使我将要射出的阳精一下子冷却下来。
  【完】